当前位置:彩票开奖结果查询 > 在线阅读 > 军事历史
《第三十八年 纪》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rehk.com.cn/yuedu/784.html
文章摘要:《第三十八年 纪》第(1)章,进退消长无间可伺一概而论,命薄缘悭天胶光复旧物。

小说作者:鬼小楼   类别:军事历史  下载:《第三十八年 纪》   上传时间:2017-05-27 10:27:49

 zYXTXT全本小说,电子书免费下载

 
  第三十八年纪
  作者:鬼小楼
 
  第一章
 
  班主携了台子上下二十多人,自北平日夜地赶往南京,正是凛冬的时日,几个还未成角儿的便被遣了去歇脚的地儿捡拾干柴,一个个手脚裂出口子,呲呲地冒着血珠子。
  有个胆大的孩子怂恿着从这深山里逃了去,余下的孩子里长的有十五六岁了,小的尚且七八岁,长的也不愿再吃这样的苦,小的只知捂着通红的手哆嗦,最后便趁着班主去了人家借宿的空当,几个人约着拔腿就往山里躲,那些个已成角儿的孩子正在炕炉边暖着手吊嗓,生怕功夫荒废,也没有人闲着功夫搭理这几个饿着肚子打杂的徒弟。
  还算顺畅,一路上除了那层冻雪格外寒沁脚丫,其他的倒也不算事儿,这伙孩子也就四个人,打小送来学戏,此时对着这无尽头的树林,耳边是呼呼的寒风,已逃了大约一柱香的时辰了,却仍未找到东西南北,本火热的心凉了半截,有人冷的实在受不了,开始寻思着回去,好歹向班主认个错,顶多挨顿藤鞭,多几条疤,那个起头的孩子闷着声儿不说话,最大的开始往回走,起头的也慌了神,只得跟着走,又是走了半柱香,雪倒是大了,路却更难走了,彩票开奖结果查询:几个孩子的脚肿得跟胡萝卜似的,走一步低着哼一声。
  路没找着,几个人全晕死了过去。
  -
  终还是东窗事发,班主眼见着柴火烧的快干净了,却不见那些孩子回来,忙去了山里看,哪里还有人影,心下也明白了几分,带了几个大的去寻,走了大约半里路,却见着几个蒙头倒在雪中的人,便拖了回去,这些孩子醒过来,发觉自己置身于屋内,随后又看见班主坐着正打盹儿,知道自己是完了,果然,等再过了些日子,快到了南京城时,他们这几个就狠狠的挨了顿,那原本起头的孩子也被供了出来,打的最厉害,其他的人齐瞅着窗户里这一幕咯咯地笑,这孩子,以后再想成角儿就更难了。
  最后,这孩子被勒令从新住处的偏房搬进了杂屋里,班主白日里对着他们说有位独爱看戏的大贵人舍了这房子给戏班住,只是以后要勤练戏,不得惰气,再抓到了一律赶出戏班。
  舍了这住处的大贵人姓方,有个独子,前些年才从德国学了军事回来,现在意气风发,进了党军七十四军,党国那些元老们都在茶余饭后谈论着这位才二十出头的军长,他倒是风流倜傥,如今□□正和刘濯倾带的六十四号军在东北抵着安国军,冯国璋的走狗李纯正盘踞着整个江苏,不过却未有任何动势,他便在南京城里寻欢作乐,虽是冬日,南京近海,倒也不是冷如北方。
  他名衍书,极是文气的名,配着他的略带稚气的脸庞,更显的他通体文雅,可这样的人偏偏又被送上了战场,又是个军事能手,所幸的是他在私塾里受过教,学了四书五经,也熟读了孔孟之道,内里也透着书香之气。
  -
  城里最繁华之地乃是八十五号街上的十里洋场,那是最最醉生梦死之处,民国四年便从上海滩开来了国都,越来越是人声鼎沸,西欧人和大洋彼岸的美国佬们也都对此处赞不绝口,频频光顾,这儿的姑娘是最正点的舞女,个个都是二八年华,其中亦不乏半老徐娘,瑜兰便是其中一人,不过这些也不再抛头露面,只是独居于香闺,接待那些真正的富贵人,她们年轻时也往往都是当红头牌。
  方衍书亦常来此处,他的西洋舞跳的极好,那位西欧的舞娘是他常年的舞伴,衣香鬓影的人群,端着酒盘穿梭其间的侍从,言笑晏晏的贵人们,这里易让人沉迷,一旦陷进了这儿的温柔乡,若非心甘情愿,便是万里深渊。
  戏班子里正抓紧练着戏,半月余了,马上便是方家小姐的十六生辰,她随了父亲,迷着听戏,方老爷便差了戏班准备一出桑园会,方秋桐最爱这场戏。
  可眼下又出了岔子,唱旦角罗敷的全英子嗓子哑了,连些轻微的音也出不了,急坏了班主,眼看着只有不足半月时间了,却忽想到了一人,无论年龄嗓音长相都能上阵的程话庵,原就
  那个出逃起头的孩子,才只十六岁未满,班主只依稀记得这孩子是个冬夜送来的,拿乌木色的棉布整个包了几层,露出张小脸,倒是十足的女儿相,一弯秀丽的远山眉煞是动人,看相是个五六岁的孩子,昏睡着,脖上的金锁刻着程兰氏话庵,便唤了他程话庵。
  这孩子说实话也是块好料子,只是愣成不了名角儿,上过两次台,反响实是难看,到底还是过于呆木,不似水般灵活,这可是大戏台,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万一这孩子又出差错,只怕以后连落脚地儿都没有了。
  没法子,程话庵还是替了上去,班主和他在屋里点灯话了半夜,全英子知道自己的机会没了,又急又气,心里不知将话庵翻来覆去啐了多少遍,谣言也风一般地传出,说是程话庵毒了全英子嗓子,歹毒的心肠。
  -
  话庵不理这些话,只是默默地练着嗓,已很久未碰过戏文,一切便从头依着记忆重来,倒也不大困难,话庵木讷的性子,总演不出角色的韵味,他知道自己不能失败,便整日的把自己关在屋里对镜自练,饭点过了也不知不觉。
  宴会临近,这日,方家来了客人,是位面容清俊的男子,笔挺的军装,带着风尘仆仆而来,方衍书也很高兴的样子,这人便是本在东北的刘濯倾,六十四军副军长,张作霖的军队暂时退隐了,东北国共和军阀两方都暂时安定了下来,又临近了方小姐的生辰,濯倾便赶了回来,这两人是同在一家医院出生的好兄弟,只是后来衍书留了洋,两人暂时断了联系,这下重逢,实在是难逢的,秋桐对这位哥哥也是亲近备至的,一直缠着不放,听他讲东北战事,方老爷叼着大烟斗,看着这亲密的两人,眉里眼里都是笑,方太太也唤人端上果点。
  衍书带着濯倾来了十里洋场,刚进门,便有贵人迎上来,直呼方少好啊,濯倾由着衍书引荐,上了二楼,衍书打了响指唤来了东主赵英生,早已年过半百的老女人,却仍画着浓彩的妆,厚厚的脂粉味儿,濯倾不喜欢。
  随后来了几位身着高衩旗袍的舞女,妩媚挠人,簇拥着他们进了包间,濯倾被灌着酒,衍书在一旁左拥右抱,一片的春意。
  濯倾却突然挣开舞女的手,往门外冲去,衍书有些愠怒,追出去,濯倾面色红润,显然有些醉了,衍书打趣他,\"你原来酒量如此差劲,这么不能喝么\" 濯倾抬着头看他,却没说话,只是走回去,一杯杯地继续灌着自己,脖上有顺流而下的晶莹的液体,衍书不知缘故,挥手让舞女出去,一个人看着濯倾喝醉倒在地上嘴里喃喃。
  等他们到家,已是傍晚,衍书驮着濯倾上楼,扔在床上,为他脱去外衣和鞋袜,他却一直嘟囔着,忽而他抓住了眼前人的手,扯近自己,衍书一下愣住,呆呆地看着他逼近的脸,眼睫上还残留着水汽,面颊通红,喷吐着温热酒气,一片寂静中,衍书听见他口舌不清地说,\"兰坡,如果我是……是女人就好了,这样我便……便有理由嫁你为妻。\"他说完闷头睡去,手也随着松开,衍书慢慢地直起身子,心里面复杂的思绪缠绕在一起,越绕越乱。
 
  第二章
 
  苦练了数日,话庵也得到了班主的认可,被准许出了方家,被关了差不多一月余,话庵极是渴望外面的世界,小时便听过老人们说起大城市的繁华,他对于这个陌生的城市很是畏惧又憧憬,刚踏出大门,便迎头撞上了人,话庵吓得跪下了身子,对方却在寂静了半刻后将他拉了起来,是方秋桐,她穿着西式的长裙,披着长发,粉妆素面地看着他,话庵呆着不知所措,他从未见过这人,想必是贵人,他心里仍颤抖着。
  那天他们一句话都未说,话庵低了低头露了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匆匆离开,秋桐站在门口,对这个眉清目秀活像女孩子的男子印象深刻。
  盛宴当日,宾客往往,整条街都是喜色,方家为看戏特意修建的戏院里搭了台子,宾客满座,
  话庵在屋里上着戏妆,班主亲自为了他描眉,细细的炭火炙过眉笔尖端,留下一抹香灰,班主拿在嘴边吹凉后,为他比过眉毛,嘴里交代着。
  完毕,话庵对着镜子仔细瞧着自己的模样,他也许内心底盼望自己是女人,此刻看着镜中的人像,他竟是哭了出来,眼底都是红涩一片,蓦地一声咔擦,他惊慌地抬头,看见窗户外一位陌生女孩子拿着相机对着他,脸上还有被发现的难堪,可随后又对他笑着招招手,话庵不知所以,有些紧张。
  台上的戏唱着,台下的人们赏着,齿间咬着瓜仁,喝着热茶,饶有趣味,自那件事后,衍书对着濯倾便再也亲密不起来,濯倾也意识到了,刻意间,两人疏远了许多,只有秋桐在两人之间并不知情,看到兴起处,秋桐对拉着衍书说,\"哥,你看这个扮罗敷的人,我认识的,他唱的真好,一个男人唱的比真正的女人还要婉转。\"
本文每页显示10000字 共5页 当前第1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1/5   →   下一页   转到:
四川快乐12推荐号 广东十一选五单双技巧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 天天彩选4中奖情况
福建体彩31选7 广东十一选五微信 彩票快三走势 谁有靠谱的时时彩网站 八卦玄机网一波中特
时时彩系统出租 腾讯分分彩全天走势图 彩票店一年能挣多少钱 大连码头时刻表 河北十一选五彩票
曾道人一句话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 北京pk10 500万彩票是真的吗 湖南幸运赛车视屏直播